清起君🍃

这里清起
一个并不怎么正经的咸鱼写手
热衷于涂改表情包
微博@清起君

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总结帖

爱君笔底有烟霞:

1:怎么复制这些代码?


答:lof不让复制,浏览器可以的呀。点击右下角“复制文章链接”,用手机浏览器打开,复制保存,随取随用。


2:删除线和下划线怎么没效果?


答:发表完之后首页是显示不出来的,一定要从自己主页点进原文看。


3:怎么刚都有效果我重新编辑一下就没有了?


答:因为代码被解析了,重新编辑就可能要重来。编辑过程中记得复制存档(我一般都是在记事本里打好字才粘贴到编辑框的 å°±ä¸ç”¨æ‹…心存档问题了)


4:客户端怎么艾特人?


答:代码太麻烦了,有这个耐心不如开电脑呢。不过不必灰心!!手机网页版!你值得拥有
手机浏览器搜索lofter,进入移动版个人页面,选择最上方的“发布文章”,点击“pc试图”。输入@就可以啦


5:可以转载文章吗?


答:当然可以。就当微博用,没这些框框架架的。


6:超链接怎么没用了?


答:要么是重新编辑过(看第3条),要么是网址已经变成了一个链接,单独复制一遍就好了。


7:第一次编辑,从自己主页看也一样,代码都没了,但是没效果是怎么回事呢?


答:检查一下你是不是误删了某个标点符号后用中文键盘补上去了。所有的字符都必须是英文格式


8:怎么取消引用?


答:进入手机网页版编辑器,选中引用的文本,点击引用按键,就可以取消了。


如果有别的问题之后再补充,欢迎提问,欢迎讨论^_^


ps:不是楼诚圈的朋友不用因为这个关注我啦=3= è¿™å¤§æ¦‚是我唯一一条干货(脸我不要了)博盒盒盒盒盒盒盒

啊啊啊!!!思追儿小天使啊!!

那啥啊……只能放十张,多出来两张……

脑子抽风了☜

【冰九】拜天地

就是抽风想看成亲想吃糖
ooc归我,文笔差到爆
配合Aki阿杰一世妆更好,已发到主页

他转头,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人洁白如玉的手。
虽是习武之人,但洛冰河却只能摩挲到修长十指上那一层薄薄的茧。如果不细细感受,是不会察觉到的。
沈九一只手被洛冰河紧紧地攥住,另一只手则提起坠地的裙摆,接着便一步一个阶梯,随着洛冰河走上高台。
清风拂过,吹乱了他的长发。沈九微微侧过头,轻阖双眼。
当再次睁开眼之际,便发现洛冰河早已护在他身前。宽大的袖袍内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替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青丝,接着便牵住他的手继续向前走去。
自始至终,洛冰河拉住沈九的那只手从未松开过。
从未。

不知曾经何时,沈九也见过成亲这样的场景,却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经历一次。
还是和这个名叫洛冰河的人。

高台之上点着红烛,焚着香,轻烟袅袅升起,直升云天。
待洛冰河和沈九到达高台之上时,微微有些尖锐的嗓音随即便响起:
“一拜天地——”
二人摆正了身子,向天地行了个礼。
感谢天地能让他遇见这个人,让他同自己在一起,直至永远。
也算是此生足矣。

“二拜高堂——”
沈九记得很清楚,洛冰河的养母是个洗衣妇,而生父则是被洛冰河大义灭亲,生母也早早去世。
他突然有些好奇洛冰河是如何活下去的。
即便性格坚韧不拔,却也总是笑里藏刀,心狠手辣。

二人转过身,面对置在正中间的牌位行了个礼。
不出所料,并不是洛冰河的生父生母,而是他的养母。

“夫妻对拜——”
二人微微躬身,当头与青丝相互碰撞的那一刹那,沈九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以后你就是他的了。
他也是你的了。

高台之上的宫殿雄伟壮阔,而屋檐下的风铃则被风吹的铃铃作响,好似鸟雀清脆啼鸣。
高台之下的山间古刹传来低沉的钟声,虽是回荡在山涧之中,但远在高台之上的人却也能听到一些微弱的声音。

似是过去了几千年一般。

当再次抬头四目相对之际,沈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次是真的绑到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听闻,洛冰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是啊。”
再也分不开了……
不过哪怕就算是没绑到一起,你也别想和我分开。
想都别想。
洛冰河眉间笑意更浓,一言不发地望向沈九。
沈九亦是如此。
没有想过要成亲,也没有想过是和这个人。
或许同自己最般配的人,也恰好是自己最想不到的那个人吧?
天地广阔,能够相见,也算是缘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愿岁月安好,他们二人亦是如此。

————FIN————

【冰秋】烟火

短小到不能再短小,文笔渣,ooc严重
不要脸地打了两个tag……

元旦。
那是每年之中的第一天。在这天,花灯无处不在。
街市如昼,举目四望,人山人海。

“冰河,你看!”
洛冰河的视线随他指着的方向移去。
是弥漫在空中稀薄的尘烟;是绽放在夜空中璀璨的烟火;是那人在烟火照耀之下的雀跃。
“想什么呢?”
沈清秋轻轻拍了拍洛冰河的头。
“师尊,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也跟你一起看过烟火……”
“那都是多久的事了?可能有些淡忘了。”
空气一时安静了下来。

他记得却很清楚。
非常清楚。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之前身旁的那人在看烟火时,脸上总会挂着淡淡的笑容。
从摘叶飞花,到竹舍赠药,再到金兰城中自爆……
一直到现在,他却已经安安稳稳的同自己站在一起。

他悄悄伸手,勾住了那人的小指。
“我和你啊,可是牵了红线的人……”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他突然轻轻开口,唤了一声“师尊”。
“何事?”沈清秋笑着转过了头。
听闻,洛冰河却只是微微摇头,笑道:“没事。”
那年烟火,我陪你看,今年还是这样。
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FIN————

“睁大了睁大了!”
“对对对,对对对!强很多!”
我迟早得疯死在这个圈子里(◉ω◉υ)⁼³â‚Œâ‚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