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起君

这里清起,咸鱼一条
微博@清起君
来扩列啊:2789466553

【原创】轻云梦·后续

#师徒耽美文
#轻云梦后续
#没有玻璃渣
#祝诸君食用愉快

————OK,那么,正文开始————

【楔子】
“入梦来,找回了那个谁……”
“那高台楼阁,是寻了谁的人……”
“那白衣折扇,是丢了谁的魂……”
“那烈火冲天,是烧了谁的心……”
“那伶牙俐齿,是辩了谁的话……”
“那温润如玉,是得了谁的念……”
【壹】
当听到那句“易仙师醒了”时,段清寒被惊到了。
后来当自己跑进如夜宫内抱住师尊哽咽时,他承认这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候。
可惊喜与惊吓永远只在一瞬间。
“你是?”
段清寒不可思议地抬头望向易轻云。
而易轻云也只是微微笑着。
那双昔日望向他会满怀温柔的眸子,如今也正在温柔地望着他。
只不过,好像多了些什么……
一种……
疏离感……?
【贰】
待段清寒将易轻云哄睡后,他才轻手轻脚的退出门外扣上门。
然后,他径直走到了大殿,唤来下属替他出谋划策。
商讨之后,还是决定入梦。
入梦,进入一个人的梦中,了解他的一生一世,最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师尊,得罪了……”
“徒儿是真的很想……”
“把你找回来啊……”
那夜,整个大殿都回荡着低低的哭泣声……
【叁】
入梦后,段清寒一人走在大街上。
大概是几十年前了,路上有些微微冷清,但也算得上是热闹。
走着走着,段清寒停在了一座楼台前发呆。
愣了半晌后,一柄折扇突然坠落,被他恰好握在了手中。
“这位兄台可否能还下扇子?”
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
段清寒抬头。
这大概是,师尊十七八时?
段清寒微微一笑,随即便将扇子抛了上去。而对方接到扇子后也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表达了谢意,接着便转身离开了。
十七八时吗?
段清寒望向楼台,微微扬起了嘴角……
【肆】
辗转了一阵子,段清寒周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先前热闹的街市变成了烈火冲天的府邸。
一袭白衣的易轻云手持长剑,瞪大双眼绝望地望向府邸,全身都沾满了鲜血,发丝在空中胡乱飞舞。
“怎么可能……?”
易轻云突然下跪,开始抽泣。
段清寒愣了。
这样的师尊,他从未见过。
从来都没有。
过了半晌,易轻云才缓缓起身,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而易轻云要前往的地方,正是之前的那座山峰门派。
段清寒见状,只是蹙眉跟了上去。
师尊,我说过的,我要保护你……
【伍】
待段清寒上山后,他发现地点已经变成了山峰门派处的大堂。
“易长老,你这可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对啊易长老!魔界害人,为何不一剑全杀了呢?!”
“魔也分善恶!”易轻云拍桌而起。
“够了!”坐在中央的掌门突然怒吼道,“什么是非善恶?易轻云,你此次为魔辩解,罪大恶极……”
“贬去竹林!”
段清寒在门外听着,强压住自己心中的一股怒气。
“好!”
话音刚落下,易轻云便离开了。
段清寒躲至一旁,看向易轻云离去的神影。
原来,是这个原因……
【陆】
贬至竹林……?
段清寒的心有点痛。
之后,他又看到了师尊怎样被外人欺负,被外人讽刺……
“哟!这不是易大善人吗?!”
“切,还以为自己多高尚呢!”
“自己作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然后,师尊在这个年龄本应有的少年风范,在这样的生活下硬生生的被磨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温吞与温润如玉。
“为何?”易轻云的知己曾问道。
易轻云正在赏花,听闻后只是笑笑答道:
“既然争不下去,那便不争了。”
那温柔的神情,一如当年,他宁可不要命,也要护住自己一般。
既然争不下去,那便不争了……
【柒】
回来后,段清寒没有先回到大殿,而是先来到了如夜宫内,坐在一旁,端详着易轻云那张安然入睡的脸。
半晌过后,他抬手覆上了对方的脸,感受着对方那平稳的呼吸。
然后,便开始小声哽咽。
“师尊回来了,徒儿应该高兴呢……”
“纵使失去了记忆又何妨?之前那些不好的记忆,忘了也罢……”
“况且徒儿也没有必要,一定要把师尊您的记忆争回来……”
“既然争不回来,那便不争了……”
“师尊能好好的活一辈子,就够了……”
【尾声】
第二日,易轻云醒来了。
他望向正紧握他手而入睡的段清寒,起身替他拨了拨脸前的碎发。
经过这一动作,段清寒立即清醒起身。
好久没有睡得那么安稳了……
随即,他抬头看到易轻云正笑着望向他。
段清寒温柔唤了声:“师尊?”
“嗯?”
“您是我的师尊,一生一世唯一的师尊。”
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望向易轻云,眸子里还带有一丝狡黠。
易轻云点点头。
接着,段清寒便笑眯眯地用手撑住自己的身子,将易轻云环在中间,而唇则凑上了易轻云的脸,道:
“我们从头再来。”
随即,便是一个吻。
那日,阳光正好……
就像,当年他捡回自己那样……
【by:清起君】
【全文终】

本来是要放假赶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现在赶出来好了(´▽`ʃƪ)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