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起君

这里清起,咸鱼一条
微博@清起君
来扩列啊:2789466553

【冰秋/冰九】花灯

*七夕撒糖篇
*配合徐薇的闺思梦更佳(发到主页中了)
*冰妹x沈清秋/冰哥x沈九
*我知道ooc以及bug巨多……
*打死也要在七夕这天发的我,,,

【冰秋篇】

望向车水马龙,人声嘈杂的市井,沈清秋颇有些无奈。
也不知洛冰河是从哪得知今日是七夕,导致他那一颗少女心上下攒动,到了晚上就开始在那哭哭啼啼嘤嘤嘤的要拉着自己下山。
七夕节你去凑个什么热闹啊?!
沈老师表示自己想抽人。
但却又因为冰妹那颗心实在太容易碎成玻璃渣,沈清秋只好极不情愿地摇摇扇子点点头。
还顺道把正在看书的沈九拉上了。

沈九他吧,其实原本在原著世界待的好好的,结果谁知后来一个不甘就玩了个自爆。
于是就来到这里了。
虽然两人相见很是尴尬,但却出于占了人家身体的愧疚之心,沈清秋便让沈九同他们先一起住着。
当然,冰妹当晚上哭的简直都不像个人样,满脑子脑补“师尊怎么让那个男人住到这里师尊是不是不爱我了师尊你怎么能这样师尊你说啊师尊……”
沈老师表示少女是真的很难养。

沈清秋表示两个人上街再拉个电灯泡的感觉实在不要太爽。
他还故意让沈九走到他和洛冰河中间,以防冰妹脑抽看到街上哪对恋人搂搂抱抱恩恩爱爱结果导致他春心萌动,又想对自己图谋不轨。
人心难测啊!
沈清秋叹了口气,将扇子在手上敲了敲。
“师尊师尊!那边有放河灯的!”
洛冰河不知何时出现在沈清秋一旁,握住他的手后指向河岸。
七夕节放河灯,是因为将散发着光的河灯放入河中后,会照亮前方的路,以便于牛郎可以找到远方昏暗的鹊桥,从而找到心爱的妻子。
而现在,也会寄托着不少恋人的愿望吧?
沈清秋拍拍徒弟的头,问道:“想不想去放一盏?”
洛冰河开始疯狂点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仿佛闪着光。
沈清秋:“……”

当来到河岸后,沈清秋买了一盏花灯,递给洛冰河:“有什么愿望写在上面便好,写完就放了。”
“为什么?”
洛冰河不解地问道。
“它会带着你的愿望飘向远方,也算是会实现你的愿望吧。”
沈清秋微微一笑,望向远处。
古往今来,只是为了寄托美好的愿望罢了……
而洛冰河听后,却展颜一笑,将花灯接住后,随即走向一旁取了支笔,蘸了些墨开始一笔一画的认真写着些什么。
沈清秋将扇子展开,轻轻摇了摇,想要歪头看看那人写的是什么。
于是就有了沈清秋向哪看洛冰河往哪挡的一幕。

“师尊不能看的……”
洛冰河委屈地望着沈清秋,将写好字的花灯护在怀里。
好吧好吧不看就不看。
沈清秋有些不悦地退到一旁,看着洛冰河小心翼翼的将花灯放入河里后,又望向那盏花灯,直到花灯愈飘愈远,才转身向沈清秋走去。
“你究竟在上面写了些什么?”
沈清秋将扇子抵到鼻尖处,微微歪头问向洛冰河。
洛冰河却只是神秘一笑,想要握住沈清秋的手。他答道:“没有什么啊。师尊我们去那看看吧。”
沈清秋有一丝无奈,拿扇子敲了一下那人的头后,随即回握住了他的手,随他向远处走去。
月光温柔地洒下,映出两人的影子,而又将其拉得极长。一旁的杨柳迎风而起,顺着清风从而飘向一侧,不时地划过河面,美不胜收。
而在月光的照耀下,能够清楚地望见两人紧握的手。
十指紧扣。

“傻瓜……我都看见上面写的什么了……”
沈清秋在洛冰河没有注意时,微微垂下眼帘,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

“唯愿与君携手一生。”

【冰九篇】

冰哥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来到了这里。
但他却清楚地记得,自己来这之前,曾亲眼看到沈清秋那个人渣选择在他面前自爆。
心里莫名有点空荡荡的……

当冰哥看到四面八方都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只一眼便明白了先下的情况。
七夕节。
如若不是七夕,街上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对恋人。
他之前在原来的世界中,又不是没有同那些后宫中的那些莺莺燕燕过过。只是实在没想到,这次竟是因为沈清秋而来到这里,并凑巧撞上了七夕。
冰哥叹了口气,随即来到一旁的花灯铺子中,掏钱买了盏花灯。
那盏花灯不大也不小,却异常精致。一根长长的棕色木棍系住向四周散发出橘黄色暖光的花灯。而木棍握在手中也正好合适。
得了花灯后,冰哥便提着花灯在四处转悠。

而一旁的沈九则是掏钱买了个糖人。
买完糖人后,沈九向四周环视了一眼,却发现沈清秋和洛冰河两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走散了。
沈九叹了口气,随即便接过小巧精致的糖人,将其握在手中,转身向人群中走去。
一路之中,沈九边走边咬着手中的糖人,毕竟他在之前是极其喜爱甜食的,但却又因苍穹山中没有,买的话还要走远路下山去寻,他便只好暗暗隐藏住了这个小嗜好。
况且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说他清净峰峰主是个爱吃甜食极为幼稚的人。
其实他沈九也正是那样,有着孩子般脾气,同时又像个孩子一样嫉妒别人。
幼稚的行为本身就存在,他却只想藏好不想让别人知道。
知道什么?知道他沈清秋其实就是个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渣吗?
沈九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他是沈九,又不是清净峰峰主,沈清秋。
他可以走在街上疯玩;他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可以不顾形象地骂人;他可以吃着他极其喜爱的甜食……
只因他现在是沈九,不是沈清秋。

天色已晚多时,夜色如同一笔浓墨勾勒出的山水画一般,而明朗的星子则点缀着乌黑的天空,还不时地躲在氤氤氲氲的云烟之中。
朦胧之中,又添了份轻柔。
沈九向四处走动了一下。当走到人多的地方时,他不小心被推得晃了晃。
当他摆正身子时,远处地叫卖声突然响起,传入人群里每个人的耳中。
一时间,原先还正拥挤的人群突然变得有些稀疏。
见状,沈九不解地环视四周,却在将要向身后看时,瞟到了正在右手边五六米处的冰哥。
有些尴尬。

本来五六米也算不上什么,可冰哥那边却也正好看见了他。
真是好巧不巧。沈九被吓得一哆嗦,手中还未吃完的的糖人径直掉到了地上。
沈九见对面的冰哥看见他后,双眼竟一时瞪大,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哪都能遇见他?沈九在心中不悦的腹诽着。

冰哥也表示很无奈。
本来只是上街随处走动,却不料遇见了那人。
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还是他宁愿去死,也不愿看到自己?
想到这,冰哥的手微微抖了抖,随即换上一副笑容,柔声开口道:“沈、清、秋……?”
他的唇一张一合,不紧不慢地吐出了这三个字。
让他无时无刻不魂牵梦萦的三个字。
让他笑逐颜开的是那三个字,让他心烦意乱的也是那三个字;让他的情有独钟是那三个字,让他恨之入骨的也是那三个字……
明明恨他,却也只有他能让自己时刻挂念着。
沈清秋,你说,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呢?
是该断了你的四肢呢,还是该挖了你的眼呢……
想到这时,冰哥脸色上竟有了一丝缓和,唇角噙着笑,就这么定定地望着那人。

而对面的沈九则在见到了这一幕时,心下一颤,向后退了退,随即便怔住了。
小畜生身后的那两人……好像是沈清秋和洛冰河?
他有一丝小兴奋,兴奋在自己终于找到了那两人,于是便笑着向对面招了招手。

对面的冰哥见状,以为沈九是向他笑的,是向他招手的。
他愣住了。
沈清秋他是有多久不愿搭理自己了?
还是有多久不愿向他笑一下了?
既然那人向他笑了,还愿意搭理他了,那他是不是……
被原谅了?

接着他便看见沈九向他笑着跑过来。
他也温柔地笑了笑,想要在下一秒接住那人。

还是没能接住。
沈九径直从他身侧跑了过去。
但他却在沈九与他擦肩而过的那一瞬,心下突然一颤。
他并没有原谅自己。
而自己欠他的却实在是太多。
其中便是安安稳稳的一生。
他终是没有再拦住沈九,将其带回那个冰冷的幻花宫。
那不适合他……

没了苍穹和七哥的沈九是会从此颓废;而没了沈清秋的洛冰河……
是会从此失魂落魄。
他和沈清秋之间互相折磨了太久,两方早已厌倦,但这折磨却偏又是要将永无止境的。
有了开头,却永远不会有结尾。
与其让他和沈九再次互相折磨,不如选择就此放手,让沈九自己选择,去过好他自己喜欢的生活。

“好好活着。”
那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语罢,冰哥向沈九轻轻一笑。
虽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但这样就够了。
沈清秋,我喜欢你。

当沈九跑到沈清秋和洛冰河两人之间后,他诧异转头,却发现冰哥原来站着的地方早已被其他人取代,而冰哥自己也已消失不见。
那里只剩下一盏花灯。
一盏向四周散发着橘黄色暖光的花灯。

“知道了……”
他望向那盏花灯,随即微微一笑。
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FIN————

(我知道你们讨厌七夕虐狗,所以冰九没整太甜的文。回答我:你们开不开心?惊不惊喜?同时祝大家七夕快乐!)
【顺便问一下,你们觉得以我这个渣文笔我大概有多大了……?】

评论(1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