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起君

这里清起,咸鱼一条
微博@清起君
来扩列啊:2789466553

【冰九】隔阂

中秋快乐啊!
中秋贺文,会甜的


昨风一吹无人会,
今夜清光似往年。
                   ————白居易

沈九坐在窗边的竹椅上,手持折扇,正一下一下慢悠悠的扇着。
清风微微拂过,吹起他绾好的青丝,复而又飘进几朵金黄的桂子。
沈九随意拿起一朵落在身上的桂子,轻轻放在鼻前嗅了嗅,却在眼神扫到某一处时,眉头紧蹙。
庭院里的那棵桂花树下,现在站的不是别人,而正是洛冰河。
沈九摆正身子,将手中的金桂随意丢掉,视线转移到洛冰河那一方,不愿移开分毫。
他看到洛冰河和身后的下属说了些什么,说时还不经意间撇到了自己的身影。沈九在看到那人的双眼后身形一怔,而洛冰河却只是微微笑了笑,这才将下属派了下去,自己则哼着小曲慢慢走进屋内。

“师尊,徒儿来看你了。”
那人低沉的嗓音响起,沈九却不为所动,“嗯”了一声后才将视线从窗外那棵桂花树上转移,淡淡地望向洛冰河。
洛冰河清楚地看到沈九的发冠歪置一侧,还散着几束青丝,显然是他自己没有绾好。
洛冰河无奈地笑了笑,上前拿起一旁的木梳便开始重新绾发。
“今日中秋,徒儿特地在晚上给师尊备了个惊喜,还望师尊晚上能够赏个脸。”
沈九不予理睬,只是将一旁的书卷拿起:“你随便吧。”
洛冰河手下的动作一怔,一言不发,只是在将青丝绾好后便退出了竹舍。
不管对他怎么好,两人之间始终还是有着一道隔阂,他看不透,也摸不清沈九的心思。
洛冰河握紧了拳头,在看了一眼沈九后便匆匆离开了竹舍。

沈九在确定洛冰河离开后,这才缓缓抬头,放下书卷,淡淡望向洛冰河远去的身影。
“小畜生还能有什么惊喜……”

是夜戌时,沈九被一声“沈仙师”的呼唤请了出来。
沈九出门,四处张望了一番。
洛冰河并没有来。
他漫不经心问道:“你们君上人呢?”
那人毕恭毕敬答道:“君上说今日有事要去处理,晚点再来,让我们先带沈仙师过去。”
沈九蓦地怔住了。
生气了?
他“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走吧。”
那人点点头,便带领沈九走下那条下山的小路,来到山下的街市。

市井之内灯火通明,河中漂浮着一朵朵精致的荷灯,小小的烛火在花瓣之中轻轻跳动,美不胜收。
在那人的带领下,沈九上了一艘船。船在河面上缓慢航行,除了沈九,不再有其他人。
这或许就是洛冰河的惊喜:在河面上航行,观赏中秋傍晚的景色。
沈九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他只好认命,望向周边的风景。
河岸处灯火辉煌,人山人海;河中央夜风微凉,一轮圆月嵌在空中,洒下清幽的月光。
望向这一轮圆月,沈九紧紧握住扇子的指尖微微发白。
又是一年中秋。
每逢此时,苍穹众人便会聚集于一处,赏月拜月,酌酒一杯桂花酿。
每年中秋佳节,讲究的终是团圆一说,可今日中秋,却是他孑然一身,物是人非。
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作出来的,怨不得别人。

沈九正发着呆,忽地听到一首熟悉曲子传来。
笛声悠扬,却又略显低沉。
这艘船上应该只有他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别人?
可声音仿佛近在耳边,沈九伸出白玉似的手,掀起面前的帘子,想要上前一探究竟。
帘子后,他如愿以偿。
那人正站在船头,手中持着一支玉笛,在听到声响后侧过脸来——他的脸上戴着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具。
沈九见状,却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青面獠牙的面具,着实是不配这修长的身材。
因为那人站在船头,所以便高出沈九半头来,使得沈九只好微微仰头看向那人。
二人之间相差约有二三米的距离,但虽是只有这二三米,却有一根无形的线,正在牵引着他们。

二人对视良久后,沈九便看到那人轻松跃下船头,摘下脸上的面具,在沈九看到那张脸之前,抢先一步,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吻上了他的侧脸。
时间仿佛突然静止。
沈九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这一事实。
“我知道我在你心目中,跟这恶鬼没什么区别。”
低沉的嗓音响起,环绕在沈九耳边,蛊惑的气息牵动着他深处最纤弱的神经。
沈九能清楚地听到他的急促的呼吸声,也能看到那双在暗夜中深不见底的眸子。
“能不能原谅我?”
沈九的唇微微动了动,做了个口型,接着便不再说话。

烟火在空中绽放,灯笼点在楼阁旁,散发出微弱的红光;孔明灯万盏,为空中增添了一抹亮色。
万里长街,熙来攘往。
空中皎月正圆,澄澈而又微弱的月光照射河面,波光粼粼。
沈九将视线转向河中的花灯,唇角微微带笑,而洛冰河则注视着沈九认真望向河面花灯的侧脸,一言不发,眸中的希望在看到沈九的口型后,烟消云散。

他知道他说的什么了。
是一句“抱歉”。
那道隔阂,始终还是存在在他们二人之间,一辈子也不会消失……

【FIN】

(这中间发生了点问题,所以晚了些,抱歉。)

评论(4)

热度(70)